朝鲜族第一中学21天抗疫记:职责与成长汇聚成暖

科技聚焦网 2021-02-02 10:46:22
浏览

学生有序接受核酸检测

疲惫的老师席座而眠

  “超长待机”的3天:59名教职工每人每天打一百多个电话

  接到市教育局通知后,郑太成通知所有走读生不到校,全校177名住宿生暂时留在寝室,一日三餐由学校食堂做好盒饭,工作人员穿好隔离服送到各寝室。包括年级组长、全校19名班主任和职工共59人开始了紧张的工作。他们要做的主要是统计全校610名学生当时人在哪,告知学生暂时居家隔离,等待进一步通知。“那几天(2020年12月23日清晨到26日凌晨3时左右)手机就是一直充电、打电话,每个老师每天打一百多个电话,一天也就能睡两三个小时。”高二年级组长许晓龙回忆说。

  “开始,家长接到通知一般都会简单回复‘收到’,慢慢就有来电询问的,我们要先安抚家长。”闵春仙是“一密”郑某某的班主任,2020年12月24日,她被送到沈阳四院北院区隔离,但这并不影响她统计、上报数据。“后来还有很多人给我打电话,说网上有传言我被确诊,我特意敷上一片面膜,和他们打视频电话说‘我要是确诊了,还能这么轻松吗?’”2020年12月25日,郑某某由“一密”转为确诊患者,郑某某的同学和相关教师共262人由“二密”被判定为“一密”。“当时,前线指挥部已经在学校北门外驻扎下来,我心里感觉有底了。”郑太成说。横传信息、排查密接、转运隔离……一项项任务有条不紊地落实,截至2020年12月26日3时,在校隔离的233名师生全部顺利完成转运。此前居家隔离的学生们,也陆续被接往各属地安排的隔离酒店,开始集中隔离。

  2020年12月23日6时不到,天还没有亮,朝鲜族第一中学校长郑太成便接到市教育局紧急通知,据市疾控中心通报,该校学生郑某某被判定为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一密”,郑某某所在班级学生和班主任、科任教师被判定为“二密”。

  “快通知学生!”事情紧急,留给郑太成反应的时间不多,他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通知学生不要到校。“我接到电话就往学校走,边走边打电话,再晚有的学生就开始坐校车,通常7点过一点就有学生到校了。”一路上,郑太成给各年级组长、相关教师打电话,紧急叫停学生到校,同时让相关教师到校配合防疫部门工作。当时的师生们还不知道,他们将成为沈阳抗击此轮新冠肺炎疫情至关重要的一群人。

  正是从一个多月前清晨的那个电话开始,朝鲜族第一中学全校师生开始了一段特殊的经历。其间,全校共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62名师生被判定为“一密”、629人集中隔离。直至2021年1月12日左右,全校师生基本解除隔离,没有新增一例确诊病例。学校属于人群密集场所,在这种环境中出现确诊病例,却没有让疫情扩散,很多人认为是一个奇迹。此外,全校学生及教职员工一共767人,其中629人集中隔离,面对特殊情况,师生通过线上把课堂“带进”隔离点,这样的乐观态度也感染了很多人。1月31日,、沈报全媒体记者来到朝鲜族第一中学,采访校长郑太成及相关教师,还原了过去30多天,师生们直面疫情的真实经历和暖心故事。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的14天:隔离点里没教材但有师生的地方就有课堂

  “一开始学生们都不错,过了两三天后,有些同学的状态就有变化了。”许晓龙坦言,其实有心理变化的不仅是学生,“前几天统计信息,没时间想别的事,到了隔离酒店,会想会不会传染家人,心理没有波动很难。”

  在酒店隔离,老师们放心不下的是学生。想到孩子们可能出现的心理波动,学校在线上重启元旦联欢会,以班级为单位互动做游戏,每名学生都要出一个节目,气氛轻松了许多。“气氛很好,孩子们甚至聊起班级的‘八卦’。”闵春仙说,老师们还想了很多办法分散孩子们的注意力,比如组织大家每天进行小游戏,“大家都玩的什么游戏?有什么好玩的事情拍下来分享。”

  到隔离酒店两三天后,学校开始了线上教学。“一开始老师们没教材,孩子们也没有书,那也不要紧,少讲点内容,甚至讲一些调整心态的内容都可以,总之要开始上课。”有学生表示,自己那几天非常渴望上课,“之前有些紧张,但网课一开始,就感觉生活回到正常了。”

  幸亏去年11月做出这个决定:全校重新强调戴口罩师生违规都要扣分

  “我心里多少有些底,因为我们一直较好地贯彻了市教育局和于洪区教育局常态化防控要求。”郑太成直言,按照“一校一策”原则,学校从2020年11月重新要求全校师生佩戴口罩,如今回想起来,这个决定很可能就是遏制疫情在校园内蔓延的关键。“我们发现冬季总有学生感冒发烧,有学生体温一旦达到37.3℃,就要启动应急方案,但每次经过排查又发现学生都是流感等冬季病。”郑太成要想办法降低学生冬季常见病的患病概率,减少此类病情对正常教学秩序的冲击。“学校专门开会研究解决这个问题,征求校医的意见。”于是,学校做出了“师生重戴口罩”决定,全校执行“除上课老师、用餐时间外,全体师生一律戴口罩”的规定。这项规定不是空文,从2020年11月起,戴口罩成了全校师生必须遵守的制度,学生不戴口罩就扣分,老师不戴口罩就批评。“说实话也有反对的声音,但我们坚持了下来。”郑太成说。